JACOB

原名白敕。
快乐冷坑。

杂记。二

5.…所以呢,齐师兄和风师兄的事儿啊,还真不是两三个时辰能掰扯得清的……
苗剑一手瓷盏,一手搭在木桌上,说到动情处还将瓷盏往桌上一磕,发出一声闷响——十足十的说书人派头。此时说书人苗先生自顾自斟了碗茶,稍作歇息,往师弟身前的条凳上一坐,扭过身子去问人:
听得明白罢?
严瑾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是做甚?苗剑不懂。
这是半懂不懂。严瑾回道。


6.也就是说,这事儿是风师兄一腔痴情……呸,是齐师兄无意为之?
严瑾说着说着半道咬了舌头,忙给自己纠了错。
齐师兄也是,倔劲儿上来八匹马拽不住,除了风师兄,华山上下没人拉得住他。苗剑满脸往事不堪回首,稍顿了顿,再言道:那时候风师兄恰巧早歇下了——我总觉得不是恰巧,大抵是齐师兄知道自己捱不住风师兄劝,提了日程,早早走了。
唉,我再跟你悄悄讲最后一句!苗先生意犹未尽抹了把嘴边的茶水渍。
据说齐师兄走的那天晚上,风师兄夜里惊醒,喊了两遍人名……第二天就没再问,应当是知道了。


7.严瑾好些天没再问东问西。
风师兄病了,齐师兄走了,再多杜撰出来的小道消息也该无疾而终了。
原来华山弟子课余生活还挺多姿多彩的:打探消息这几天认识了好多漂亮师姐,听了不下十个版本的华山爱情故事。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种听了牙酸的肉麻话在里边只算是开胃小菜,他边听边为师姐们高深的文学造诣所折服。
只是八卦这东西,人不在,打探再多也没了滋味。


8.严瑾为了拜访所谓名家真迹,跑去试剑石一探究竟。
胡辣汤三大碗,蒸得他满背热汗,好容易踏着湿滑积雪上了山涯,只见下边一线涯谷被晨光照得透亮,隐有波光涌动。
你小子,跑这里作什么!快回去!
严瑾闻声一个哆嗦,俊脸险些遭受第二次打击。他好容易稳住身形回头一看——又把自己吓得一个踉跄。
齐齐齐齐……齐师兄?
啐,老子名叫齐无悔!齐无悔把严瑾从地上拽起来,上去就是一个爆栗。
哎呦…!齐师兄,你回来啦?
……
…没,我来看他。
华山的风还在吹,吹得齐无悔衣袍鼓胀,露出尚未长好的伤。
为什么不直接去?严瑾顶着一头飘雪摸不着头脑。

杂记。一

随手写的文段,cp向齐风齐无差,其余自由心证。高中时间忒紧了,只能写点这玩意儿解闷了。


————————————


1.严瑾是个华山弟子,长得俊俏,带着半兜子银钱进了华山山门,愣是瞪圆了眼睛——原因无他,这么冷的天不点炭火,光凭一碗汤能捱过华山严寒的,也就那一个个身壮如熊的华山弟子了。


2.风师兄是好人,这是严瑾第一眼就瞧出来的。这个好人整日忧心忡忡,为情所困,以泪洗面——第一条还是严瑾自己瞧出来的,剩下两条是华山的师哥师姐们告诉他的。
严瑾望着屋外莽莽风雪,头一次认识到所谓剑冷心热,热的是一颗八卦的心。


3.风师兄整日念叨着齐师兄。
齐师兄是谁啊?严瑾头一次问这句话时,受了一众师兄师姐的眼刀。仿佛只要问出这句话,风师兄就要不远万里摇着轮椅,跑来听雪楼罚他们游龙渊似的。
于是严瑾学聪明了,拉着一位面生师兄跑到墙角,贴着他耳朵问。
齐师兄是谁啊?
齐师兄…就是齐无悔师兄呗。
师兄含含糊糊应了一句,暗自瞧了一圈,见没人往他那里瞧了方才开口:…风师兄那腿,就是齐无悔师兄毁的咯。
话音未落,又一阵风来,摇得青松白顶簌簌落下来,扑在两人肩上。


4.严瑾消沉了好一阵,闲趣不赏,八卦不问,只觉得闷得慌。
苗剑师兄看着憨厚,实则也是个好事的。见新来的师弟闷闷不乐,照往常经历,他掐指一算——吓,又是个听完故事胡思乱想的。
肩颈,曲池,天枢——
严瑾嘴里念叨着剑势走向,挥着一杆破剑,竟也是有样学样,跟着一众师兄把整套剑法舞了下来。
不成啊,破绽百出,下盘不稳……瞧。
身后突然有人出了声,严瑾吓了一跳,未等那人出手为他端正姿势,便一个前仰,摔了个狗吃屎。
苗剑在他身后笑。

激情转发。请来和我一起玩!

底特律:同源:

占tag致歉。

Welcome to Detroit.
欢迎来到底特律,这是一个仿生人与人类共存的社会,在这里,您将谱写自己的故事。
这里是以PS4平台交互式游戏“底特律:变人”为背景衍生的原创剧情向语c群,为了方便大家娱乐,在原作基础上稍加扩展但并不脱离原作。
我们尊重原著设定,不随意魔改,不套用人物,剧情。
微审,并无严格月戏或自戏要求,有定期主线推进,您们的每一步都会最终影响/改变结局。
于此,我们开放接纳每一位想要体验2038年人类/仿生人生活的圈友,并由衷的向您们发出邀请。
我们欢迎每一位喜欢底特律变人的朋友。

若您有意,请扫描下面二维码。
This is our story.

我想产粮不想中考……😭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

喵囧与猫囧【MJ'S375】:

实用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中考前期正式A游,填坑与否全看天意,感谢朋友们往日照拂🙏
这号就作闲聊用了,取留随意,么么。😘

《冤家路宽》第一回 楚凌岳茶馆遇故人,傅重玧壮士惨断腕

傻屌武华小短篇
武当 楚霄字凌岳x华山 傅钦字重玧
—————————————
茶馆的桌前有个坐在长凳上的男人,举着个瓷杯子侃侃而谈,侃得那叫一个口水横飞——瞧见那唾沫没?直飞出三尺远。

男人的穿着可谓是惨不忍睹。一身华山弟子服,衣服洗得发白,隐约能看出这衣服十几年前大约是件青的。所幸有个宽肩窄腰的身材,加上坐姿笔挺足够赏心悦目,那身“青衣”方才能凑合看看。

长凳旁还有个小男孩儿,年纪尚且算不得少年,面皮白白净净,穿的是上好的衣袍,藏蓝色的绸料衬得那张脸愈发惹人怜爱。

若说男人穿得像个没衣服可穿的破落户,男孩这般打扮,却肖似大户人家的少爷。

论作仆从与少爷似是妥帖,可再仔细一看,那男孩儿半仰着面孔瞧着男人,分明是副崇敬的神情。

“怪了去了…”凑热闹的一群人犯了嘀咕。

不多时,茶博士又觉得一群人围在外头扰了生意,忙探头道“喝茶进门,不喝走人!”

这下,稍有些钱的进门点了壶热茶,没钱的也不过“切”地一声,散做几拨,回家拉扯生意去了。

“傅大爷,改做说书了 ,又领儿子过来喝茶?”

茶博士赶完人,施施然一回身,故作斯文地一整衣袖,竟难得与那衣着老旧的男人说了句玩笑话。

傅钦从自说自话的状态中惊醒,举着胳膊朝茶博士有气无力地挥了挥。

因为方才他搞出的动静着实不小,加之茶博士不常与人谈笑,周遭的茶客都寻着望过去,这一细看可不得了——那“傅大爷”腕子下边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能见一茶盏粗的断口。兴许是日子久了,断口已经生了肉瘤,实在可怖。见过断臂的,却少有这样“断腕”的。这傅大爷,果真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

“爹,这身衣服真是二叔给我的么?”

小孩儿嫩白的手拉扯着傅钦的衣摆,嘟起嘴来,颇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傅钦被他磨得没法子,欠好声气地应上一句:“可不是么,你二叔是武当来的,浑身上下珍宝不知凡几,几件衣服算不得什么,安生穿着就是了…小孩儿,哪里来的这么多问题。”

男孩扯着衣摆的力道更重,傅钦明了,这是心生恼意了。

傅钦的衣袖发出一道不堪重负的呻吟。

那小孩不知又想到了什么有的没的,猛地一抬头:“那你这断手从哪里来?昨儿才说是单枪匹马连挑匪宼三百,不慎中的招。既然爹有武当道长这样厉害的亲戚,为什么不叫上我二叔帮忙?”

这问题分明是漏洞百出,傅钦当下却没那个心思去辨,随意扯个由头上去:“你二叔有臆症,刀剑无眼,若是不巧赶上发作的时辰,免不得受一顿伤…”

“哼。”

茶馆厅堂角落里座位的客人无缘无故冷声一哼,声音不大,却令得满堂茶客听得通透——这便是武功了得,来头不小的人物了。

傅钦听到那熟悉声音心头一凛,忙起身朝他扯出个谄媚的笑容来:“楚道长,来喝茶呀?…小狗儿,快叫二叔!”

楚霄楚道长看向傅钦,当即被他那副狗腿子形象恶心个半死。索性傅大爷生了副好皮囊,三十来岁的人,竟还俊得像少年郎。

不然楚霄非得将他按在地上好好修理一番不可。

楚霄的目光在二人身上转了个来回,刚好触到了男孩怯怯的眼神,楚道长一口气被傅钦梗得不上不下,硬是扯起了嘴角给小孩儿撂下了个春暖花开般的和蔼笑容。

小狗:!!!??

不能怪傅小狗见鬼一般的神色,楚道长多年没笑过,业务生疏得很,用力过猛吓到人也无可厚非——楚霄整日枯坐于山中,与灵物相伴,说难听点便是蹲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林子里边,跟畜生面对面,自是没什么机会笑上一笑。

“傅…小狗是么?”楚霄磕绊了一下,方才把这市井气息十足的诨名念了出来。他一边在心里唾弃旧姘头起的烂名字,一边将他那人见人哭的笑容收了起来:“不要听你爹吹嘘的那些个话本故事,我与你爹当年一起把你捡了回来,不介意的话,叫我声干爹。”

这道长嘴上说着客气话,可语气蛮横得很,又不似与他商量。

傅小狗一时间心里没了主意,下意识去瞧他爹脸色,却发现他爹仍然喝着他的茶,至于更细一点儿…小狗年龄尚小,身高堪堪到傅钦腰际,别说是脸色,连脸都瞧不见。

“干爹。”小孩儿怯生生叫了人,就见我们楚道长那催人泪下的和蔼微笑又冒了出来。

傅钦看不过眼,合着嘴里的茶香味一咂嘴:“楚凌岳,笑还是收收罢,免得梁妈妈说你抢她生意了。”

楚霄闻言又是一声冷哼:“武当弟子从不缺银钱。倒是你,怎的又穿回这身破烂了?”

听闻此言,傅大侠不怒反笑,指头挨着杯口划了个圈,势要扳回一局来:“还不是你们那蔡师兄太磨人,将我铜钱银两尽数缴了去?你也别假惺惺来这里耍。江南一别恩怨两情,若是臆症发作,你又要害出几条人命?!”

“你自会拦我。”楚霄见他话语句句戳心,也只是无奈一声轻叹,软下了神色:“傅重玧,恩怨了了,情分呢?”

傅钦本想与他呛声,却发现满堂的茶客都在往这边望,一句死道士堵在喉咙里出不去,只得避而不谈:“我右臂早已弃之不用,剑于我,与废铁无甚区别,自是拦不住你。”

“你会左手剑。”

“闭嘴。”

待二人你来我往结束了不甚和谐的一番问候,傅钦刚回头想招呼宝贝儿子回家,却发现傅小狗趁着二人吵架的时候,早已不知遛到哪里去了。

“…臭小子。”傅钦嘴角一撇,就这样与旧情人对面直挺挺站着,只觉得这一方地儿铺天盖地都是尴尬。说来也是怪——兴许也只有楚凌岳这般奇人,方能制住没心没肺的傅大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