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burton

☀️主要发一些很烂的东西

我fong了,为什么手柄没有防反教程,这还打什么完美同步……


可能有朋友会对我的更新频率产生疑问,我在这里答一下……

高一美术生,每天晚上十点到家才能碰手机,周末两天我要学一整天美术一整天文化,相当于没休,所以肯定是随缘了🙏🙏🙏


求各位姐妹来看👀

仙女墨重秋:

#占tag#
就想问问有没有想搞叔虫的姐妹一起抱团。
谁搞都行,我就是想看叔虫相关呜呜呜!!!

【Miles/PBP】不期而遇-序章

  瞧啊,又是个被负罪感压垮的年轻人。彼得看着碑前垂头丧气的矮个子摇了摇头。

  

  

  彼得·B·帕克,现年三十九岁,无论年轻时多么意气风发,现在,如果他卸下蜘蛛侠这一身份,只能算是个可怜又普通的中年男人。而这个中年男人,经历过失业危机、情感危急、房租危机以及脂肪危机后,又陷入了时空危机。

  真够倒霉的是吧?还没完呢。

  当他从天上的窟窿掉下来时,他的脸和显示屏进行了亲密接触——上帝,拜托别是JJJ的脸。

  他的祈祷见效了吗?也许,但这让情况更糟了:他看到了自己的死讯。

  屏幕上面是一张年轻人的脸、一张除发色外与他一模一样的脸。长得相像可以只是凑巧,但下面一行字直接击碎了帕克式自我逃避:蜘蛛侠彼得帕克去世,享年二十六岁。

  上帝,我的脑子出问题了吗?!中年男人打了个喷嚏。

  

  让我们把目光调回几小时后。

  迈尔斯站在墓碑前,那墓碑旁边堆满了鲜花,男孩无措地站在边上,显得单薄又无助。彼得想出言安慰,但下一秒心神震动的感觉出现——那种互相交融、彼此联系的感觉太过特殊,他难以抑制地出现这样一种念头:我们是一样的。

  看来这小子来头不小。彼得将蛛网粘在他背上,正打算往后拉:“嘿,小子,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然后一阵电击似的抽搐,这变成了他今天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也是一切麻烦事、发育期青少年烦恼以及出格感情的开端。

码梗

  “这压根不公平!!”彼得·B·帕克嚷出声来:“凭什么都是beta,你被咬后变成了Alpha,我却只能变成麻烦得要命的Omega?”

  他矛头直指迈尔斯。男孩的叙述方才到“因被蜘蛛咬再次产生性别分化”这儿,真正属于青春期烦恼的苦水还没倒出来,就被中年人愤愤不平的叫嚷打断了,此时正讪讪搔了搔额发:“呃……我以为大家都是这样的?”

  “我也是Alpha。”格温抬眼瞥了一眼迈尔斯的尴尬神色,好笑地撇嘴。

  “Alpha。”蹲在建筑物阴影里的暗影蜘蛛如此说。

  “我也是Alpha哟!”小女孩最后开口,将中年人打击得体无完肤。

  彼得·B·帕克盯着蜘猪侠。蜘猪侠莫名其妙:“嘿,伙计,难不成你要期望一只猪产生第二性别吗?别做梦了。”

存一下,两张比较满意的大导师小涂鸦。……

【Orm/Arthur】男孩与王子 7-12

  一个看似得了妄想症的孤独小孩和一个看似高傲的善良王子的小故事。糖,多处杜撰,OOC有。

  ————————————

  7.亚瑟的同学和老师都被吓走,于是他们得以隔着玻璃聊了一会儿,并约定在海边见上一面。

  亚瑟站在岸边,与半个身子没在海水的奥姆做了简短的介绍:“我是亚瑟,亚瑟·库瑞…你呢?”

  “奥姆。…只是奥姆。”奥姆隐瞒了自己的姓氏——不为其他,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姓氏被他人敬畏或惧怕,让他的陆地新伙伴变得像亚特兰蒂斯的其他人一样。

  交换了姓名后,他们聊了很多——奥姆因为亚瑟这个名字提起了他的兄长:“母亲说,我的哥哥也叫亚瑟,在陆地上生活。陆人都很危险,我想带他回来…噢,当然啦,你和他们不一样。…但是卫队从不肯答应我的请求。”

  奥姆眨眨眼,语气里颇有一种“如果你是我的兄长就好了”的意味。

  亚瑟听出来了,但他只好沮丧地告诉他的伙伴,他没有兄弟,而且他跟着父亲生活,住在海岸边的灯塔里。

  “住在灯塔里?这就是他们怕你的理由吗?”

  “…不,他们怕我是因为我能和鱼说话,他们不可以。”

  “你能和鱼说话?听起来很有趣!陆人太奇怪了,难道和他们不一样就要受到排挤吗?”

  “也许吧。…”

  交谈结束后,他们成了好朋友,并约定每晚偷偷在亚瑟家门前的海滩上见一面。

  8.亚瑟第一次笑着回家——虽然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改变,但托马斯能感觉到他眼睛里尚未褪去的笑意。

  “交到新朋友了吗?”托马斯端着茶杯走到门前迎接他的小儿子。

  亚瑟跑过去,例行给他的父亲一个拥抱——茶杯的液面因为他的动作波动了几下,所幸尚在可控范围内。

  看来没错。托马斯欣慰于儿子的际遇,把手放在亚瑟那头手感颇好的头发上揉了揉:“你妈妈会很欣慰的。”

  亚瑟跟着点头。

  9.亚瑟在确定父亲睡着后悄悄溜了出去。

  月光照在海面上,是与白天不一样的景色,海波闪着银光,这让这片深邃神秘的大海在短期内变得友善起来。

  他探头望向礁石后面——奥姆正卧在那里,呼吸均匀——他等得有些久,已经睡着了。

  应该会冷吧。这样想着,亚瑟将外套脱下来,蹑手蹑脚地盖在新伙伴身上。

  奥姆睡得很浅——其实王子在亚瑟跑出来时已经醒了,他只是想看看亚瑟的反应。陆人是狡猾的、难以相处的,这个观念自记事起便在他心中扎根,但新朋友的做法令人不解,却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不适:这块布料非常普通,没有限制他的行动,也没有任何锐器藏在里面。

  他只好睁眼,亚瑟正坐在一旁突出的石头上瞧他,两个小孩经历了一次略有尴尬的对视,亚瑟首先开口:“吵醒你了吗?我很抱歉,我想让你暖和点。”

  奥姆打了个哈欠,起身与他坐到一旁:“我并不觉得寒冷…”他的手碰了碰亚瑟的手,亚瑟的温度传递到他手上,于是他又说:“但温暖也很好,我喜欢这个温度。”

  两个男孩的手握在一起。

  10.他们的聚会时间并不固定,三天一聚,抑或五天一聚,这取决于奥姆当天是否能从亚特兰蒂斯守卫森严的警备中脱身,以及他的母亲当天给他讲了什么故事。

  但这并不影响亚瑟对朋友的热情,他仍每天晚上都去岸边看上一眼。等托马斯睡着,他就从装睡状态中脱离出来,蹑手蹑脚跑向海边。

  这导致亚瑟有段时间甚至出现了黑眼圈,他对托马斯如此解释:在学校交到了好朋友,高兴得睡不着觉。

  托马斯对此深信不疑。

  11.托马斯睡得越来越早了。

  亚瑟能与奥姆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期间奥姆已经见过了亚瑟家的老狗,并对其惊叹不已:海神在上,它竟然是毛绒绒的。

  “海下的宠物是什么样的?”亚瑟问道,一双眼睛里不乏好奇。

  “皮肤光滑,湿漉漉,我养了一条鲨鱼,它会翕动鼻孔……”奥姆眨眨眼,回想自己在亚特兰蒂斯的生活:“…如果它算宠物的话?它将来会是我的坐骑。”

  “酷,骑鲨鱼?如果有机会,我真想试试。”

  “如果你能在海底呼吸的话,我一定会把我的鲨鱼借给你骑。”奥姆许诺道。

  12.托马斯其实没睡着——他只想看看他的儿子为什么总是半夜偷偷跑出去,当他在灯塔的窗户中看到两个男孩的互动时,他有意冲过去阻止,他不能冒任何失去儿子的风险。

  但他看着月光,又想起和亚特兰娜的相遇。

  他犹豫起来。儿子的校园生活并不愉快,他很清楚,但他更尊重亚瑟的想法,不愿强制改变他的生活。他与亚特兰娜的相遇是偶然,但无心埋下的种子到最终却结成了最美妙的果实,这段来之不易的友谊真的要毁于他手吗?

  于是他又躺回床上,闭上眼,作出亚瑟走前的动作,并在亚瑟快步入家门时轻发出假鼾声——他装得很像,于是亚瑟没有发现。

  托马斯尊重儿子的选择,自然也尊重这段友情。他在背后充当着隐秘保护者的身份,并不加以声张。

  直到这段友谊的结束。

各位劳斯们的车车太好吃了……营养要跟不上了


【Orm/Arthur】男孩与王子 1-6

  一个看似得了妄想症的孤独小孩和一个看似高傲的善良王子的小故事。糖,多处杜撰,OOC有。


  ————————————


  1.亚瑟能跟鱼说话。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亚瑟想。可能大家都会跟鱼说话,只是不想告诉别人。


  于是他第一次在班级中跟金鱼说话时,对同学的冷嘲热讽感到不知所措。


  自此,他才意识到,他是与众不同的“唯一”,是欺凌者口中的怪胎,他将永远被同学恶意以待。


  他将永远是一个人,没有朋友,永远。


  2.让我们来谈谈奥姆。


  奥姆是谁?亚特兰蒂斯明面上公认的唯一王子,亚特兰蒂斯的储君,国王的继承人。


  他拥有着太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了,他有一位漂亮的未婚妻,他的身份尊贵仅次于王,而只要他成年,立时整个亚特兰蒂斯都将是他的所有物。


  尊贵的奥姆王子年仅七岁,但他的人生轨迹早已经被定好。他的朋友、他未来的妻子、他的导师,所有的所有,都被父亲操纵着。


  这根本没有意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奥姆总如此想。


  3.亚瑟的体质使得他不必每天都带着一身伤,当霸凌者发现自己不能对亚瑟造成任何伤害时,他们转变了战略。


  “嘿,瞧瞧我们的鱼小子。今天和你的鱼道早安了没有?”


  说话的人是领头人之一,大个子带着十足嘲讽的语气将恶意刺向亚瑟——但亚瑟习以为常,他缄口不言,继续复习昨天的功课。


  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到大个子走过去,把他的书撕掉之前。


  4.亚瑟愈发沉默了。


  作为一个小学学生,他显得太过阴郁——自从上次他将找茬者打倒在地,被老师请了家长后,他就没在班级内和同学说过半句话。


  我讨厌给父亲制造麻烦。亚瑟想。我也没有任何朋友,所以没有必要。


  他的父亲,托马斯·库瑞,对此表示担心,但亚瑟并不肯将学校生活向他透露半分。他也只能看着他的儿子每天垂着头走进校园,并对此无能为力。


  5.奥姆常听母亲讲长兄的故事,听亚瑟是如何与一只陆地生物玩耍,又是如何机灵勇敢,一次次把他遇到的小麻烦化解。


  尚未经历丧母之痛的奥姆对母亲口中的亚瑟几乎崇拜,他总追在母亲身后问来问去,问他的哥哥长相如何,性格如何,还有什么光辉事迹。


  亚特兰娜往往会温柔地将小王子圈在怀中,抱着奥姆,在软塌上讲一些杜撰出来的趣事——可怜的母亲和自己的孩子相处也不过短短几年,哪里有那么多事情可讲呢?


  但每当忆起那几段记忆,旧时光就仿佛月亮般放起柔和的光。也许是母亲的感情感染了奥姆,每当亚特兰娜露出回忆的神情时,小王子的声音也会放轻——生怕自己打扰到母亲想故事。


  6.亚瑟与奥姆的最初一次见面,是在海洋馆。


  海洋馆依海而建,学校组织学生们来一场短途旅行 ,选择了这处场所——拥有安全专业的设备,也能让学生感到放松。


  亚瑟确实感到放松——他站在玻璃长廊上,海水隔着玻璃包围了他,正如母亲的怀抱一样,让他安心许多。他的手贴上玻璃,与他刚交的鲨鱼朋友对话:“过来一点,让我看看你——……”


  “呦,怪胎,又在干什么?”霸凌者再次找上门来,这次是两个男生,一高一矮,他们拽住亚瑟的背包肩带,想从他的包里搜点好东西。


  “放开我!”亚瑟死命拽住自己的背包,两个男生没能站稳,险些绊了一跤。这让他们丢了面子,他们羞恼地推了一把,将亚瑟推倒在地。


  在海水的笼罩下,亚瑟鼓起勇气,并不打算退缩——


  “来帮我!”他要求道。


  于是海洋生物们回应着王族的命令,它们在玻璃前聚拢成群。在亚瑟背后,数万条鱼挤在一起,而它们数量正在以几何倍数增加。


  同学看到了这景象,纷纷后退,与亚瑟保持距离,一如往常。


  而亚瑟回头时,发现一只幼鲨的尾鳍上方,有一个小男孩——看上去年龄比他小上几岁。


        他看着男孩,男孩看着他,最终他们都笑了——那个男孩就是奥姆。


【Orm/Arthur】兄弟阋墙

  激情产出文段,无质量保证,直男排版,OOC情况存在。电影人设,不遵守电影流程。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加一句补充说明,本文赠给我永远的兄弟 @爬墙少女山 👍吃粮快乐

  ——————————————————

  奥姆——亚特兰蒂斯尊贵的王储,自幼时起便对他素未谋面的兄弟满怀憧憬、期待与恨意。

  他深知母亲何而死:她孕育人类与亚特兰蒂斯人的血脉,肮脏不堪的混血,不被王国承认。

  母亲选择诞下她的长子时,就已经做好被施以刑罚的准备,奥姆曾问过她,“母亲,什么样的人值得您付出如此多的代价?”

  他的母亲,亚特兰蒂斯的女王,笑着抚上次子的发顶,神情中不乏怀念:“他…?他勇敢,聪明,有点淘气,但这点并不惹人讨厌。他是我的孩子,奥姆,我爱着他,正如我爱着你一样。”

  自此,好奇的种子深植于奥姆心中,几经波折后,它生根发芽,抽出嫩枝。

  最后这枝叶蔓延开来,箍着他的心脏——母亲被予以审判的那段日子里,他近乎发了疯,在脑子里千万遍刻画着自幼构想出的兄长的面容,以期某天能报丧母之仇。

  而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亚瑟跪缚于台上,锁链束缚着他的四肢,方才他刚经历了一场电刑,浑身无力,光斑在他眼前绽开,又化作黑暗散去。

  他剧烈地喘着气,胸腔随之起伏。倔强的兄长不甘屈服于他的胞弟,亚瑟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却因颈上的锁链而功亏一篑。

  亚瑟咳嗽着意图起身,但负责看押的卫兵胁迫他跪倒,亚瑟极力反抗,背部躬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与此同时,奥姆端详着他的长兄:粗鲁、不修边幅,毫无王族风范,唯有强壮的躯体堪能与亚特兰蒂斯相配。

  在这身躯之上,刺青遍布亚瑟的腰际、胸侧与手臂。但这又如何呢?意义不明的图案并不能使一个卑劣的混血获得力量,更无法扭转此刻的劣势。

  念及此处,奥姆面上捎上一个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容,他缓步来到亚瑟面前,并不急躁。

  亚瑟挣扎的力度随着胞弟愈近而更大了,五位守卫竭力拖拽锁链,但这显然是无用功:他们正被亚瑟拉近身前。

  奥姆哂笑着接过束缚在亚瑟颈上的锁链,他踩上长兄的肩膀——亚瑟因此不得不跪在地上。

  随后恶劣的王储拽紧了锁链,兄长只得仰头挺胸与他的胞弟对视,露出脖颈,并因呼吸困难而喘息起来。

  “欢迎来到亚特兰蒂斯,哥哥,”奥姆躬身,在他耳边低声道出他的欢迎辞:“我曾无数次构想过你我的见面,但显然,现实总是充满惊喜。”

  去他妈的惊喜。无暇顾及说话的亚瑟翻起了白眼。

  奥姆感到自己被冒犯了——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很多。亚瑟的反应无疑是粗陋鲁莽的,而奥姆却生出了新奇感——在海面之下无人敢对亚特兰蒂斯的王子不敬,唯独他的杂种兄长对此不以为然。

  兴许地上生物都是这样,无知无畏,从不畏惧海洋的力量,因此才胆敢肆意破坏。

  奥姆心里的想法,亚瑟不得而知。或许就算他能洞悉奥姆的心思,在此时此刻,在奥姆的三叉戟抵在他喉咙上的这一刻,他也来不及对此发表任何看法。

  亚瑟的喉结因其过于紧张而上下滚动了两下,戟尖险些因此刺上他的皮肤。尽管勇敢如亚瑟,也不由得紧张到瞳孔收缩,将视线移至戟的前端。

  奥姆感受到长兄的恐惧,面上不动声色,但自他眼中泄出的些许得色能看出,他对这场单方面压迫的游戏十分满意。

  

  他享受蹂虐亚瑟的过程,毫无疑问。奥姆脚下再加了些力,亚瑟背部的肌肉绷紧,充满力量感的肌肉在电刑过后变成了仅供观看的摆设,拉扯卫兵尚能做到,但奥姆的力气令亚瑟吃不消。

  他扭动上身意图摆脱这股巨力的压迫,锁链为此奏起一小节纷乱的乐曲,但这个动作除了消耗体力外毫无意义,他的肩在奥姆的压迫下缓缓向地面靠近,他正向那个混蛋叩首屈服——这个事实使亚瑟分外愤慨,他呻吟着反抗,却未见成效。

  他的反应取悦了奥姆。

  试想:有什么能比迫使一头狮子臣服更能激起征服欲呢?奥姆在此项活动中得到了乐趣,亚瑟显露出的屈辱神色更让他开怀。

  自儿时起便压抑在心中的影子被自己踩在脚下,他已经证明了,他比他的兄长更为优秀。

  “殿下,请别这样。”维科劝阻道:“这种行为并不光明,定会为您造成不好的影响。”

  维科,他忠诚的谋臣。奥姆瞥向他的席位。谁能想到他竟效忠于我那粗鲁笨拙的哥哥呢?奥姆被扰了兴致,他叹息一声,暂时放过了亚瑟。

  ——何必急躁呢?好戏才刚开场。